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本土文學

    施甸金布朗,血液里流淌著茶香的民族

    2018-05-03 10:09 邊地有詩 文/圖:刁麗俊 段杏花

    2

    (布朗采茶)

    云南的少數民族,總藏在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深山里,尤其是特少民族,在想象不到的遙遠里,日出勞作,月起對歌,把自己活成一株深山里的老茶樹,時間越久,越醇香濃厚。施甸金布朗就是這樣,在怒江東岸的層巒疊嶂里,飲風沐雨,在千百年的歲月更迭中承襲和創造了滇西特有的原始布朗文化,也可以稱為“百濮”族群的創世史詩。

    3

    (擺榔鄉大中村得埃烏的古茶樹)

    《華陽國志》里說,在古哀牢時期,在瀾滄江和怒江流域,就生活著操孟高棉語的土著民族,一支就是現今布朗族的先民。他們在高山密林里采集狩獵,馴茶種茶制茶烤茶喝茶,成為一個與茶有著特殊淵源的民族。走過很多少數民族村寨,唯有覺得,布朗族的茶,自成體系,攜帶著遠古的氣息,彌散著高山的渾厚,是一個民族與大地相融的日月精粹。在施甸擺朗鄉的大中村和木老元鄉的哈寨,至今存活著上千年的古茶樹,這些茶樹,不僅是布朗族的經濟來源,更是他們的精神依存。在他們眼里,萬物有靈,古茶樹是神,需要接受人們的供奉和敬畏,所以每年4月的祭茶祖節,茶農們都要都要向神農氏奉上精心準備的鮮花和貢品,祈愿風調雨順,百業興旺。4月30日施甸作家蒼霖在朋友圈發了一個酒房鄉爛泥塘村茶祖開采的視頻,虬枝盤勁的古茶樹完全可以用震撼來形容。這老茶樹是蒼霖外祖家的,樹齡應該不低于五六百年,開采現場的壯觀吸引了眾多的村民,視頻里當地茶農都在感嘆它的龐大和繁茂:“哎白白,這個地方咋個有這粗的大茶樹啊,不得不得,發上來有十幾叉”。而在之前幾天,施甸縣文聯與保山市民間文藝家協會組織五縣區作家藝術家在擺朗鄉和木老元鄉采風時,所到村寨,無不是茶山飄綠,茶鄉飛歌,茶韻飄香。

    4

    (酒房鄉爛泥塘村的古茶樹)

    4月23日,當采風團成員在中巴車上被七彎八扭的山路甩得暈暈乎乎的時候,一進擺榔鄉大中村,迎面而來的一片翠綠茶園立刻讓大家精神一振,隨著服飾艷麗的布朗族婦女邊采茶邊唱響采茶調,穿透山谷的山歌吸引大家走下車,走進茶地,追著他們拍了半天還余韻未盡。再然后走進大中村得埃烏新村,村支書李新照把大家迎進他家的家庭手工茶廠,一壺琥珀色的紅茶,一壺青綠的綠茶一一泡上來,紅茶醇香撲鼻,綠茶滿口生津,村長邊講解邊示范制茶過程,讓觀者興致盎然。忽然有一股烤茶的糊香襲來,循香而去,原來廚房里正在做烤罐茶。

    微信圖片_20180503094842

    (布朗山寨新一代創業者李鳳云)

    烤罐茶是云南山區各族群眾特別喜歡的一種飲茶方式。不管漢族,彝族,白族,布朗族等等,都喜歡。制作方式很簡單,也很特殊,用一個土陶罐,抓一把自己曬制的大葉茶扔進去,就著火塘慢慢烤(記住一定得是柴火燒出的炭火),待茶烤黃了,甚至烤糊了,發出濃郁的香味時,把火塘上架著的黑黢黢的茶壺里的開水沖進去,隨著“刺啦”一聲,罐口煙霧升騰,茶香劈頭蓋臉四處碰撞,顫巍巍接過一杯烤茶,慢慢吸吮一口,濃香直侵肺腑。這種喝茶,感受完全不同于茶館里的陽春白雪,它來的濃烈,來得豪爽,就跟大山里的民族一樣。

    5

    (騰沖綺羅紅雷響茶)

    烤罐茶的另一個名字,叫雷響茶。對雷響茶的體驗,來自騰沖綺羅紅。綺羅紅的雷響茶,又是一個活色生香的視覺和味覺體驗。茶是同樣的大葉茶,罐是同樣的土陶罐,火是同樣是木炭火,活色生香的一點,是云南制茶高級工程師李友芬老師將細香潔白的鮮茶花加進碗里,一注濃茶與仙子一樣輕盈的花香結合,產生了奇妙的味覺效果,氣息氤氳間,喝茶人皆飄飄然不知身處何處。如果再想麻煩,李老師還可以就著炭火,將糯米慢慢炒黃加進茶罐里,沖出來的茶香更是妙不可言。雷響茶的靈感,其實與烤罐茶同宗不同源。它的靈感,來自滇西大馬幫。千百年來,行走在南方絲綢路上的馬幫腳夫,累了渴了,就在路邊架起火烤起茶,三碗下去,疲勞頓消。李老師就把這種馬幫文化信手拈來,作為公司獨特的喝茶體驗,想不到讓許多北京上海來的客人見之傾倒,喝之陶醉。

    6

    (哈寨祭龍神)

    我把雷響茶順手牽來與烤罐茶放一起,實在是余味繞唇,對這兩種茶思之甚切。

    在得埃烏,有一個布朗族小姑娘一直陪在我們身邊,給我們敬酒,給我們泡茶,我注意到她,是因為她天然的明麗里透出的不一樣的上進氣質。她叫李鳳云,云南司法警官學院畢業,法律事務專業,2016年自愿回鄉創業。兩年時間,她與愛人及父親在家里創辦“埃烏”家庭農場,年產生態雞四萬多只,通過網絡和微店將生態雞和雞蛋銷往施甸、昆明及臨滄等地。她還代理支書家的“金布朗”古樹茶,將微商做得風生水起。與她聊天,她還有更大的夢想,就是要將埃烏農場辦成施甸最有特色的農事體驗中心,讓城里從沒接觸過山村生活的孩子來這里接觸自然,體驗農事。設想的項目有:叢林尋寶(找雞蛋)、叢林探險(叢林迷宮)、認領小動物(可認領小雞、小鵝、小香豬),認知自然(對樹木動物的一些認知)。她說到時候還會解決住宿問題,將得埃烏新村有閑置的房屋改造成民宿,試營業以后還會規劃一條登山路線,承接夏令營冬令營。

    這是新一代的布朗族與先輩的布朗族完全不一樣的思維模式,也許,先人的創世史詩就要在他們手里翻開新的篇章。

    7

    (哈寨布朗族)

    古哀牢時期,哀牢臣民與瀾滄江和怒江流域的濮人原始部落和平共處,關系密切。西漢元豐二年(公元前109年),漢王朝舉兵臨滇,滇王離難,西南夷舉國降,于是在云南設置益州郡,下轄嶲唐、不韋等縣,濮人地區就納入了西漢王朝郡縣的范圍。西晉時,永昌濮人的一部分向南遷移至鎮康、鳳慶、臨滄一帶。經過長期的民族遷徙和部落、部族的分化融合,原先居住在瀾滄江和怒江中下游的濮人的一部分,發展為今天的布朗族。至目前,云南省境內的布朗族約為9萬多人,保山境內的昌寧約為1000多人,施甸境內約為8200多人,云南省境內的布朗族成為全國七個特少民族之一。居住在昌寧和施甸的布朗族,他們自稱為“烏”或“埃烏”、“本人”,意為“本地人”或古老的土著民族。而當地的其他民族稱他們“蒲蠻”、“本人”。姓氏主要有阿、莽、蔣、李。施甸把“布朗”叫成“金布朗”,只是前幾年的一個創意,有珍稀、金貴之意,沒想到還叫得特響亮,甚至成了這個民族的金字招牌。十年前,我在保山蒲縹的山嶺果箐遇到一件讓當地民族很無奈的事,這個村200多人一直以來戶口本上族別一欄都填的是本族,也取“古老的土著民族”之意。我倒沒考證過他們與施甸“本人”有什么聯系。第二次人口普查時,因本族不在56個民族之列,當地派出所一夜之間將他們的族別改成了納西族。村民們不干了,去問民委,民委說沒接到備案。這200多人,稀里糊涂就由“本人”變成了納西族。時隔多年,我也沒再關注這事,也不知后事如何。

    8

    (在布朗山寨,無論走進哪一家,都見男人女人們在制茶曬茶,可以說每一個人的血液里,都流淌著茶的基因。圖片上是立界村茶農朱建)

    回到正題。在布朗山寨,我很驚訝和沉醉于茶制造的氛圍和氣息。施甸除了擺榔和木老元,酒房、萬興兩個鄉都有許多五六百年甚至更古老的茶樹生長,萬興茶在保山還很受歡迎。在布朗山寨,無論走進哪一家,都見男人女人們在制茶曬茶,可以說每一個人的血液里,都流淌著茶的基因。

    在遠古時期,茶還沒有被人類馴化的時候,人們在山上耕種,口渴了,揪一把嫩葉喂進嘴,嚼一嚼,苦澀清涼中的甘甜一會兒就彌漫開來;再后來,人們進山前就裝一包鹽巴辣椒,到吃飯的時候,把芭蕉葉包著的冷飯打開,采一把茶樹的嫩葉,用鹽巴辣椒拌一拌,就是山野清風中最美味的菜。采回這種葉子回家用開水浸泡,發現這種野生的大樹葉子泡飲后在身體內發生了奇妙變化,那是一種可以讓口舌生津、身體輕盈、心情愉悅、甚至飄飄欲仙的奇妙感受。有了這驚人發現,這些民族開始把茶樹帶回家附近栽種,開始了馴化這種古茶樹的漫長歷程。這當中,做的最成功的是思茅景邁山上與茶一樣古老的世居民族布朗族、傣族、哈尼族、佤族,他們馴化野生茶樹的歷史可追溯到一千多年前。在云南,再不識茶的人都知道,景邁山古茶林是世界公認的種植年代最久遠、連片面積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人工栽培型古茶林。再后來,隨著茶樹的不斷增多,人們總結出了制茶的各種方法,比如干綠茶、大粗葉茶、糯米香茶等等,用于生活的各個環節。磚茶、沱茶是茶馬古道上流通千年的傳奇。

    9

    (哈寨迎賓酒)

    而在保山布朗族聚居區,一直代代流傳著制作竹筒茶、酸茶、竹筒蜂蜜茶的技術,只不過現代人因為喜歡快節奏,疏于理解祖先的精致生活,慢慢將這些精妙的東西淡化了。一位專業從事古茶沖泡研究的茶藝師給我講述了其中幾種制作方法,過程確實需要一定的修為。竹筒茶相對簡單,將鮮嫩的茶葉采來,殺青,趁熱塞進新砍的竹筒里,邊塞邊錘緊,封口后在火上烘烤。竹筒烤焦,里面的茶葉也已烤干。這種茶有悠長的竹味清香,久放不變質。

    布朗族制作酸茶有更久遠的歷史。茶藝師說,唐代樊綽《云南志》里就說,“蒙舍詔蠻以椒姜桂和烹而飲之”,與布朗先民制作酸茶有直接的聯系:采回的鮮葉煮熟,加上鹽、辣椒、姜等配料,攪拌后裝入竹筒或陶罐內,用筍葉扎緊口子,等待發酵變酸。酸茶可以做菜,亦可沖泡作飲料,開胃健脾。相比之下,竹筒蜂蜜茶的制作最為復雜,也是待客的上品,前面的程序與竹筒茶一樣,只不過不用烤干茶葉,烤熟就可放入碗中,加入蜂蜜,開水進碗,滿屋飄香,黃綠透亮的茶水入口即滑進肺腑,滿口留香。

    云南各民族食花食葉蔚為大觀,茶葉做菜也是爐火純青。在施甸我還未品嘗過茶葉宴,在普洱景邁山卻是大為開眼。茶葉酥,茶葉粑粑,茶葉涼拌,茶葉烤雞,小米辣干腌菜煮茶葉,等等,唇齒之間回甘無窮。在保山“外婆味道”,最受歡迎的一道菜,是“牛肉遇上普洱茶”,色是色,辣是辣,香是香,地道的云南味。

    10

    (哈寨樂手)

    在施甸布朗寨,我就在想,布朗族有這么漂亮的服飾,有這么好喝的古茶,有這么好聽的山歌,有什么不可以名傳四方呢?“歐徊徊,青菜秧,白菜秧,打歌要找小姑娘!青菜籽,白菜籽,打歌要找小伙子!”哈哈,為了好喝的茶,為了好聽的山歌,為了美麗的小姑娘,歡迎大家都來布朗山走走!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西安福彩中心